彩经网服务

今年已两次成被执行人,昔日共享充电宝一哥四面楚歌

点击量:75   时间:2022-07-28 18:17

7月8日,昔日共享充电宝一哥——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来电科技"),被深圳市中级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这是来电科技今年以来第二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天眼查执行详情显示,此次被执行标的金额8875.88万元,执行申请由来电科技的供应商——威海摩乐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摩乐吉)提出。两桩被执行案,使得来电科技被执行标的总金额,达到9218万元。

新冠疫情爆发前的共享充电宝行业,因轻运营,低成本,无应收的特点,成为各路资本追逐的风口,来电科技也是被追逐对象之一。

2017年4月,来电科技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SIG和红点中国领投,九合创投和飞毛腿董事长个人跟投,成为行业当时最大的最大股权融资。创始人袁冰松也在安徽卫视节目上,畅谈“手机来电,人与人就来电”,一时风光无两。

2020年新冠疫情来袭,共享充电宝行业风云变幻,行业玩家既有退出的,亦有像美团充电宝这样背靠资本大树杀入的“鲶鱼”。

2021年4月,高瓴、小米科技投资的怪兽充电赴美上市,成为该行业上市第一股。同时,街电与搜电合并,小电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起个大早,并不一定赶得上早集。占尽先机的来电科技,虽在“三电一兽”中仍有重要一席,但当时已落人后。

同行向左,来电向右。就在同行纷纷谋求合并,筹划上市之时,来电科技的创始人袁冰松及其一干联合创始人却选择了退出。

2022年末,来电科技100%股权的持有人,变更为刚成立不久的浦江来电正奇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浦江来电”),浦江来电有两名股东,均为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人(出资人,LP)和普通合伙人(管理人,GP)均为国有资本。浙江省浦江县国资是主要出资者。

来电科技由此成为一家不折不扣的国有企业。然而,国有资本拳脚未施,很快即被拖入各种诉讼的泥潭。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0年以来,来电科技因委托、联营、劳动、买卖等合同纠纷,产生了49条诉讼。涉及的原告方,包括来电科技的联合创始人、早期代理商、供应商,以及员工等。甚至有供应商向法院申请其破产。

彼时浙江省浦江县引进来电科技,被赋予实“基金+股权+项目”模式招商引资的实验性意义——即国有出资人以LP的形式,与GP共同成立合伙企业,合伙企业之下再成立有限责任公司,将项目公司的股权收入囊中。

然而,记者发现,在来电科技与代理商,与联合创始人的利益纠葛中,最为诟病的,也正是这个GP+LP的模式。LP们通过授权GP来管理合伙企业事务,影响了实际股东权利及责任。而国有资本作为最大的出资人,也因GP/LP 模式,被限制了对项目的把控。

如今面对来自供应商、代理商、公司创始成员的诸多诉讼,国资LP和GP将带领来电科技何去何从?

供应商代理商纷纷见诸法庭

7月8日,来电科技供应商摩乐吉申请执行来电科技 8875.88万元标的款。这是来电科技今年第二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1年10月,摩乐吉向法院申请来电科技破产。据案件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份破产申请目前还处于审查阶段,法院目前并未受理。

另一家供应商,湖南炬神电子有限公司,也在2021年12月29日,申请保全来电科技银行存款2604万余元。目前,湖南炬神与来电科技的案子,因来电科技提出管辖权异议仍处于未结案状态。

IBDATA智能投研工具搜索发现,郑州比克电子因与来电科技的承揽合同,起诉金额为1719万元。

除供应商外,代理商与来电科技也纠纷不断。

浦江来电入主来电科技次月,也就是2021年1月26日,深圳来电于官网发布《关于深圳来电向浦江来电业务迁移的通知》(下称:《通知》),来电科技业务将逐步向浦江来电迁移,包括业务合同签署主体,资金收付款主体等。

这份文件,令仅成立几个月的浦江来电,很快被卷入来电科技的诉讼纠纷中。

2021年7月,来电科技的联营方——苏州来电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来电),将来电科技和浦江来电,双双告上法院。11月,法院线上宣读的判决显示,法院认定,来电科技违反与张庆芳和联营方苏州来电的合作协议,拒不返还2019年8月至2021年6月苏州来电的运营收益339万余元,法院支持后者的返还请求。

今年6月,浦江来电和来电科技,双双被苏州姑苏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直至记者发稿时未撤销该记录。

将浦江来电告上法院的,不仅仅只有苏州来电。记者查询到,来电科技无锡地铁代理商上海来电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来电)于2021年也曾将浦江来电和来电科技共同列为被告。

两个代理商纠纷,都将浦江来电纳入了共同被告,正是因为上文中的这份《通知》表明,浦江来电和来电科技出现财产混同和主体混同的情形。

上海来电的相关裁判文书指出,按照法律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财产的,其股东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裁判文书认定,《通知》文件表明,浦江来电与深圳来电存在财务混同的可能性,且浦江来电系来电科技唯一股东。

代理商本是为来电抢占行业先机的“功臣”。据来电内部人士透露,当初来电科技之所以在A轮的估值,高过其他竞争对手,就是因为来电在全国布局的代理商资源很好,而代理商们早早为来电占领了头部渠道,代理商也通过与来电的合作获取了不菲的运营收益。

共赢局面的平衡,随着一方失信而被打破。来电科技占用代理商运营收益的案例,不仅仅只有苏州和无锡。据记者获得相关起诉书和证据材料显示,目前,广西代理商、江西代理商因来电科技拒不返还替代理商代收的运营分成款,已经起诉来电科技。

韩冰杯酒释兵权

在来电科技2014年成立至今的八年时间中,公司创始人袁冰松担任法人代表的时间只有一年半。

2017年4月之前,袁冰松担任法人代表的深圳博劲恒公司,被最高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这一失信被执行人事项解除之后,袁冰松才担任来电科技的法人代表。在这之前,这一职位一直由其岳父庄良占担任。

2018年12月,袁冰松将其持有的公司51%股权转让给其朋友肖风池。肖风池持股仅半年,又将这 51%股权转让给自然人韩冰。

在这之前,韩冰既不是公司联合创始人,也与公司无上下游生意关系。据知情人士透露,引进韩冰,是为来电科技做资本运作服务,“因为韩冰在国有投资部门工作过,熟悉资本运作。“

根据天眼查信息,韩冰担任法人代表的公司有15家,担任股东的公司有13家,担任高管的公司有14家。2007年起,韩冰任云南省水利水电投资有限公司董事。

上市公司公告显示,2020年1月,韩冰与A股上市公司中威电子实控人石旭刚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者向寒冰转让上市公司股份9.07%。股份转让总价款为2.53亿元。

此举被外界解读为韩冰将带领来电科技,借壳中威电子上市。但此交易因韩冰未付足尾款而作罢。

此后,来电科技谋求与小电合并,图谋上市,但因背后的供应商、代理商诉讼太多而最终未果。

而“代理商之殇“,始于2019年韩冰”杯酒释兵权“。

在这之前,来电除直营区域外,各地采取代理商区域独家代理模式,由代理商和公司共同垫资,代理商在区域的点位铺设,运维由代理商负责,充电宝租赁款由公司代收,最终收益由代理商与公司按约定比例共享。来电科技则赋予代理商该区域独家代理权。

2019年,韩冰主导了除直营外几乎所有代理商独家代理权限的“上收“。广西代理商尤才告诉记者,当时的条件是,存量机柜的责权利,仍按原模式运行;增量市场,由来电与代理商出资,共同成立合营公司负责开拓,合营公司的人员、运维由来电负责,代理商坐享一定比例的提成,称之为”返点“。

但是,前提是,代理商必须放弃独家权。

“韩冰当时在一间办公室里,一个个让代理商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几乎所有的非直营区域都签了。我们广西是最后一家签的,我们谈到的返点是10%,很多代理商在合营公司返点,只有5%。而且我们广西方面的出资,谈到了30万,其他区域 的代理商,在合营公司的出资需要达到60万或90万元。”

但至今,尤才及其合伙人,并没有收到10%的返点。

尤才还发现,代理商们在合营公司的股份,因GP/LP模式,而被抽离股东权利。

在尤才与其合伙人宋敏共同出资成立的合营公司——南宁市来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宁来电”)的股东中,二人的公司——广西消安云服务科技有限公司,是作为LP之一,出资至一家有限合伙企业中,而GP则是韩冰控制的食安云(北京)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律师表示,如果尤才和宋敏如果需要行使股东知情权,还必须通过GP。

来电科技参股的几十家与各地方的合营公司,绝大部分都是这样的模式——代理商自然人作为LP,以有限合伙的形式,与来电科技合资成立合营公司。

韩冰“冰酒释兵权”本意是“收编”代理商。但据记者了解,这一招效果差强人意,被剥夺独家权的代理商们,回过味来,仍有各种办法“搭便车”——比如,地方代理商通过与合营公司经理搞好关系,由合营公司出面与商家谈好点位,但实际铺设的却是代理商的设备,或者加增代理商的设备。这一现象,在浦江来电时代,仍未得到治理。

收款方变更迷雾

在浦江来电的账户被供应商申请冻结后,来电充电宝的收款方,悄悄地由浦江来电,变更为深圳市来电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来电哥)。

天眼查系统显示,与浦江来电一样,来电哥的法人代表是韩冰。

来电哥的唯一股东,是一家注册在香港的公司——LAIDIAN HONGKONG。记者在香港注册易公司查询处查询到,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金是1港币,唯一一名董事是袁冰松。

再往上查,LAIDIAN HONGKONG的股东,为注册在开曼的LAIDIAN LIMITED(下称“开曼公司”)。由于开曼群岛对公司注册资料保密,无从知晓开曼公司的股权结构。

不过,记者获得的一份《城市合伙人股份代持协议书》载明,开曼公司是来电科技的海外控股母公司(VIE架构),袁冰松是开曼公司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来电公司内部人告诉记者,这家开曼公司,就是A轮投资者投后设立的离岸VIE公司。

来电哥的实际控制人还是不是袁冰松,现有信息尚无法判断。如果是,有着2亿多用户的来电充电宝,收款方变更为来电哥,是否涉嫌向已经出局的创始人袁冰松输送利益?浦江来电收购来电科技后,是否也意味着收购了这家开曼公司?如果没有,浦江来电是否能控制收款?

记者向浦江国投和来电科技发问,均没有得到答复。记者试图采访袁冰松和韩冰,二人电话都没有接听。

上述股份代持协议书显示,代持人是袁冰松,被代持人是广西代理商广西来电,被代持股份为18000股,占开曼公司的股比为0.0333%。

广西代理商尤才对记者称,这份代持协议书是2017年公司刚A轮融资完不久签的,为了绑定代理商利益签的。“很多代理商都有这份代持股份,袁冰松后来跟我们说,这部分代持股份,对赌输掉了。我们反正也没有出钱,也没有多问。“

卷入漩涡的创新招商引资模式

浦江来电收购来电科技,其主要的出资人浙江省浦江县国资,采用的是LP+GP的方式买断老股。

浦江县政府官网中提到,来电科技是浦江县首次用“基金+股权+项目”的模式招商引资的首个项目,属于招商引资的突破性创新实验。

天眼查系统显示,浦江来电背后的两名股东,第一名为浦江富浙云享股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公司);第二名为浙江深改产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浙江深改”)。前者占比62.5%,后者占比37.5%。

第一名有限合伙股东的唯一出资人(LP),为浙江省浦江县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浦江国投”),出资认缴金额为3亿元;GP为浙江富浙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富浙投资”)。

第二名有限合伙股东,GP也是富浙投资;另有四名LP:浙江富浙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浙江制造基金合伙企业,杭州萧山新兴股份投资合伙企业,浙江易通传媒投资有限公司。

2020年12月,浦江来电从韩冰、浙江深改、以及两个有限合伙人企业(由来电科技联合创始人团队作为LP)手中,获得了来电科技100%股权。

浦江国投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只是LP,我们不好直接插手来电科技的具体事宜。你的问题还需要去找GP富浙投资。“

已经有迹象表明,投资来电科技之后引出来如此多的诉讼和纠纷,浦江国投已经感到了麻烦。浦江国投一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我们已经雇了专门的团队来解决这个事情。“

至于雇请的团队具体情况,以及要解决的问题,上述负责人称,“这个不方便告诉你。但是可以明确告诉你的是,国有资产没有这么好(忽悠),我们不会让国有资产白白流走。“

龚飞洋是资方派驻的监事,其职务为浙江省国企改革发展基金、浙江富浙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对上述疑问,龚飞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只是小股东,而且我要辞职了,你有什么事情去问公司(来电科技)吧“。至于为何富浙投资代表的是小股东,龚飞洋则表示,此事由法律团队操作。

由上述浦江国投的尴尬境地来看,在浦江来电和深圳来电这一创新的“基金+股权+项目”的招商引资中,有限合伙的GP/LP表现出了一定的弊端。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一名合伙人律师告诉记者,采用有限合伙LP+GP的制度设计,好处在于:便于税务筹划另外,相较于有限责任公司,有限合伙的设计,还便于LP份额转让和退出。

但是作为LP,其对合伙企业事务的决策权和管理权,已经让渡给GP,“钱是LP出的,但出了问题,他不能直接去找项目方,只能找GP,中间又多了一层委托代理链条,如果GP不负责任,LP只能找GP论理。“

目前,来电科技的高管架构是,来自资方的邓萍萍、袁丙梅(袁冰松的姐姐,被称为来电姐)、许雨三人担任副总裁,资方人员龚飞洋担任公司监事。三名副总裁定期远程向资方指定总裁汇报工作。三名副总裁中,只有邓萍萍为资方委派。

多名代理商向记者反映,来电科技长期存在创始团队家族成员,既担任公司高管,负责管理代理商,同时身为某地方代理商的情况,在国有资方入驻后,这一公司治理的混乱情形仍没有改变。

 

联合创始人股权转让款消失疑云

2020年有媒体报道援引接近浦江县官方人士的消息称,为招商引资来电科技,浦江县拿出了6个亿,后续目标是上市。

不过,天眼查信息显示,浦江国投的出资额为3亿元,占浦江来电62.5%的股份。据此测算,当时来电科技100%股权估值应为4.8亿元。

据一位参与股权转让的人士表示,这100%实际的对价,应该为5亿多元。但来电科技的估值,记者未能从来电科技、国资股东方面得到确认。

记者还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在浦江来电收购之前,来电科技联合创始人、核心员工,共计有20多名,以隐名或显名的方式,持有来电科技的股权。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其中一些股东没有获得股权转让款。

杨力作为来电科技早期联合创始人之一,曾任来电科技华西区总经理。2016年4月26日,杨力与来电科技订立了《合作设立四川来电科技分公司协议》,约定杨力按规定的时间节点和任务要求完成机柜铺设,将可获得来电科技5.6%的股份。杨力称,他还有一部分股权是由袁冰松代持的。但上述股权均未获兑现。

杨力回忆,2016年前后,来电在深圳以外,仅仅发展了成都地区。杨力在成都各大星级酒店,知名景点及所有万达院线和知名酒吧覆盖了很多来电设备。

“很多来电代理商都是通过来成都的旅游看到(充电宝机柜)才加盟的。也是在成都公司才知道这个设备居然真的能赚钱,电影院和酒吧的数据居然可以那么好。”杨力告诉记者,来电科技在成都的市场占有率最高峰时,其在成都所铺下的机柜,是来电在全国所铺设机柜的总和。

2020年8月,杨力将来电科技和袁冰松告上法庭,目前该案仍未有最终判决。

不仅是杨力,来电科技其他联合创始人、股东,也遇到了类似情形。

一名不愿具名的来电科技联合创始人告诉记者,浦江来电进驻前半年,原有袁冰松代持的几位隐名联合创始人,与袁冰松签订了一份授权协议,授权袁全权代理隐名小股东后续股权转让事宜。

另外,在来电科技工商资料显名的几位股东,则通过打包到一个有限合伙企业,将这些联合创始人的股权,以LP的身份,出资到该合伙企业。由这家合伙企业打包将股权转让给浦江来电。

根据天眼查信息,2020年4月,除韩冰和袁冰松之外的一众小股东,如庄琼鹰(袁冰松之妻),余伟铬,林晓玲,罗昌明,黄云等人,将其持有的股份,以LP的形式,注入深圳正奇志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后者共持有来电科技30.57%的股权。韩冰是这几名LP的自然人GP。

打包至有限合伙成为LP,最明显的法律效果是,LP们对于有限合伙企业事项的权限均让渡给GP,即自然人韩冰来处理。“所以后面有限合伙的股权转给浦江来电。我们就没有再参与工商变更签名等手续。“一位被打包的小股东表示。

但无论是由袁冰松代持的隐名股东,还是打包转移的显名股东,一些股东至今未收到股权转让款。

“袁总跟我们讲,让我们打包到有限合伙,这是为了后面上市或并购的资本运作方便。打包到有限合伙,我们也是签了协议的,可惜没有人有留档,(大家)还是信任袁总。”一名不愿具名的小股东告诉记者。

有一些股东对记者表示,他们向浦江来电和来电科技讨要过说法,但浦江来电认为他们应该向袁冰松和韩冰索要转让股。上述记者采访的小股东表示,将考虑采访法律途径争取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张丽华

关键字

来电共享充电宝有限合伙国有资产

相关阅读 B站全资控股游戏公司北京时之砂

07-12 18:58 阿尔特:珺文银宝拟减持公司不超3%股份

07-08 20:59 晚间公告|6月26日这些公告有看头

6月26日晚间,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以下是第一财经对一些重要公告的汇总,供投资者参考:

06-26 21:06 东方集团:副总裁戴胜利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受贿罪被留置调查

公司董事、副总裁戴胜利因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受贿罪被立案调查并实施留置措施。相关事项尚待进一步调查。

06-20 18:10 四方光电:股东拟合计减持公司不超3%股份

03-31 21:51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

彩经网平台,彩经网官网,彩经网网址,彩经网下载,彩经网app,彩经网开户,彩经网投注,彩经网购彩,彩经网注册,彩经网登录,彩经网邀请码,彩经网技巧,彩经网手机版,彩经网靠谱吗,彩经网走势图,彩经网开奖结果